网赌信誉大平台

贺晓英:马桑花开光荣院

  文 | 湘军宣 艾心

0190929140933.jpg

贺晓英为老人修剪指甲

  33年前,25岁的贺晓英踏进张家界市桑植县洪家关光荣院,从此与生活在这里的革命老人结缘。她像对待亲生父母一样精心照顾124位革命老人,先后为93位老人披麻戴孝、养老送终。她既当院长,又干着护工、厨师、小工的活儿。33年过去,青春不再,岁月留痕,她用执着坚守,为光荣院的老人们营造了一个安乐祥和的家。

  为啥要当“服务员”

  1986年,贺晓英来到洪家关光荣院。从一名临时服务员做起,她样样活都要干,做饭、洗衣、挑水、劈柴、搞卫生,为老人洗脸、梳头、剪指甲……家人亲戚知道了反对她,同学朋友也不理解,好好一个年轻姑娘,就这么一辈子在光荣院干杂活、伺候老人吗?

  贺晓英不这么想。生活在光荣院里的,是老红军、老赤卫队员、老八路、老战士和烈士亲属,而她的爷爷就是红军烈士。“我要用一个红军烈士后代的孝心尽孝,照看好在革命战争年代和新中国建设中做出贡献的亲人们。”她用这句话回答所有关心她的亲戚朋友。

  贺晓英还深深记得一个故事。那是小时候爸爸带她去光荣院,听老人们讲的。桑植县洪家关,是贺龙元帅的故乡、著名的桑植起义策源地。贺龙起事后,族兄贺连元一直跟随。1930年,贺连元在战斗中牺牲,留下年轻的妻子汤小妹。1931年,贺龙来到汤小妹家,托付一件重要的事情——照顾留下的6个红军伤病员。

  国民党清乡队来追捕伤员,汤小妹将伤员藏在山洞里,自己带着儿子往山顶跑,引开敌人。但这是一条绝路,敌人越追越近,汤小妹故意大喊:“胡子(贺龙)把你们交给我,你们怕连累我,怎么就跳了崖?我怎么向胡子交代啊。儿啊,要死我们娘儿俩与红军死到一块儿。”喊完,娘儿俩牵手跃下悬崖……悬崖深不见底,敌人误以为红军伤员也跳了崖。

  这故事,贺晓英听一次感动一次。为了保护红军伤员,汤小妹带着儿子跳了悬崖,我是烈士后代,照顾好革命老人,吃点苦、受点累又算什么?

  老人们的“好闺女”

  “赵叔叔,最近天气温差大,要多穿衣服,不要感冒了!”

  “钟叔叔,最近下雨路滑,你走路慢一点。”

  贺晓英经常一边忙活着,一边随时留意老人们。多年来朝夕相处,他们的感情胜似亲人。

  戴桂香老人是贺龙元帅的堂弟、红三军第二师师长贺锦斋烈士的夫人,也是1958年洪家关光荣院建院后,入院的第一位革命老人。老人在光荣院度过了37年,而贺晓英整整伺候了老人10年。戴桂香去世前两年就卧床不起,贺晓英一口一口地给她喂饭,帮她洗脸、洗澡洗头,端屎倒尿。1995年,95岁的戴桂香离开了人世。弥留之际,她一声声地呼唤:“英儿,谢谢你,我的好孙女。”

  光荣院还有一位80多岁的詹进成老人,早年曾入朝作战,是伤残军人,不幸中风卧床不起。贺晓英也是亲自给老人喂饭喂药,为他接屎接尿,擦洗身子。一次老人大便失禁,泻了她两手,又臭又脏。老人忙说:“对不起,我不想这样啊。”贺晓英忙说:“没关系,没关系,我知道!你别往心里去。”就这样,她伺候了詹进成老人1000多个日日夜夜。老人临终时说:“晓英,你是我前辈子修来的福,是老天爷给我送来的好女儿呀。”

  2011年,光荣院82岁的谷伏登老人患了胃癌。一天,老人说想吃枇杷,可枇杷已经过季。贺晓英到光荣院后山去找野生枇杷树。找来找去,终于在山坳里找到了树上残留的三颗枇杷。她将枇杷剥开,喂到老人嘴边。老人嘴唇颤抖着:“好甜!”

  烈属余秀英长期孤单一人,患上忧郁症。贺晓英白天开导,夜里陪伴。在老人最后的日子,贺晓英把自己的床和老人合在一起,悉心照顾。老人临走,掏出两块银圆:“女儿,这两个光洋我一直舍不得花。现在也没用了,给你留个念想吧。”这两块银圆如今存放在光荣院纪念室里。

  光荣院83岁的老人谭泽然编了一个顺口溜,逢人就夸:“光荣院长贺晓英,她对我们最关心。虽然不是亲生女,她比亲人还要亲……”

  光荣院成了“一个家”

  每天早晨6点,贺晓英起床,一天的忙碌也开始了。烧火做饭,送饭喂饭,养猪种菜。为老人买生日礼物、过年放鞭炮、端午吃粽子、中秋吃月饼、清明扫墓祭祖、送老人探亲、接老人回院、为离世老人处理后事,每天她都要工作14个小时以上。

  光荣院老人房间里配备了空调、卫生间,娱乐室里有电视、麻将、象棋、扑克,想玩就玩,生活轻松快乐。光荣院有四亩地,贺晓英还租了附近农民两亩地种菜种饲料,每年养七八头猪,为老人改善伙食。

  光荣院的一面墙上,有贺晓英制作的一个表格,上面记录了院里现住老人的出生年月。“他们生日的时候除了院里给他们发的两百元,我自己给他们一百元,然后做一桌可口的饭菜热闹一下。”

  老人们看着贺晓英忙里忙外,悄悄地买了锄头要下地帮她干活。在光荣院,贺晓英与老人们早就是一家人了。有一年,县民政局把5个老人“调”到县城敬老院去,他们不习惯,吵着闹着又回到了洪家关。

  33年来,贺晓英工作在光荣院,也吃住在光荣院,因为这个“家”的事,顾不上自己的小家。她婚后第三年,丈夫不幸患上脊椎管畸形压迫神经症,不久半身瘫痪。这些年,丈夫和两个孩子全由公公婆婆照料,连父母、公公婆婆、丈夫的生日,她也只能晚上回晚上走,停留不超过一个小时。“我不是一个好儿媳,但我是光荣院里的一个好护理工。”贺晓英说得辛酸又坚定。她说,只愿下辈子来弥补对家人的亏欠。

  在洪家关光荣院门前,有棵马桑树,这种树长不高,不起眼,却生命力顽强。“我没什么大追求,也没什么业余爱好,每天就是做些平凡事。光荣院里的老人幸福,我就幸福。”质朴的贺晓英就如同马桑树。7月,讲述她故事的主旋律电影《马桑花开》开机了。

  人物简介

  贺晓英,女,土家族,1961年7月出生,中共党员,桑植县退役军人事务局洪家关白族乡光荣院院长。先后获“全国孝亲敬老之星”“湖南省劳动模范”“湖南省优秀共产党员”等荣誉称号,2015年荣登“中国好人榜”,2017年3月被评为“全国岗位学雷锋标兵”。2019年7月,获评“全国退役军人工作模范个人”。